亳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莲子的心事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亳州信息港

导读

莲子有一张满月似的脸,长长的睫毛,目光亲切、柔和;她的鼻梁高高的,嘴角稍稍翘起,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长而柔软的头发被随意挽在脑后。四十二岁的

莲子有一张满月似的脸,长长的睫毛,目光亲切、柔和;她的鼻梁高高的,嘴角稍稍翘起,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长而柔软的头发被随意挽在脑后。四十二岁的莲子是郊区一所医院的护士长,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儿,正在城里一所重点高中读高一。  星期三下午,莲子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你是钱朵朵的母亲吗?”语气不对,没等莲子回答,对方机关枪似的向莲子轰炸过来:“我是钱朵朵的班主任,钱朵朵请假回去关水龙头,再就没回来。派两个同学去你家找,敲开门看见她正和一个校外的男孩子在家呢,到现在也没回班上课。明天不回班我就向政教处汇报,你们家长看着处理吧。就这样,再见!”说完,电话挂掉了。  莲子举着电话心咚咚地跳个不停,她来不及说什么,冲出会议室就往街上跑,恰巧一辆出租车经过,莲子坐上出租车催着司机快点开,她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女儿身边。  莲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女儿从小自尊心就强,出了这种事情,尤其是班主任的态度,女儿一定会受不了,说不上会跟那个男孩子出走了。莲子不敢想下去,她两眼冒火,不一会儿嘴唇起了个大水泡。她猜想那个男孩子一定就是那个雨,这个小兔崽真是阴魂不散,追到家里了,看我能不能饶了你。莲子又急又气,老胃病又犯了,她用拳头抵住胃部,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流。  升入高一,女儿变了。有一天早上,莲子给女儿打扫房间看见枕头下的电话里有一条短信:“老婆,想你了,昨晚梦见你了!爱你的雨!”  莲子火冒三丈。女儿刚上高一,还没完全适应高中的生活,要是不努力的话,很可能被落下的;何况小小年纪谈恋爱,绝不是什么好事,必须坚决制止,不能让它继续发展下去!莲子想回拨过去痛骂对方一顿。可转念一想,还是先管管自己的女儿吧!她压住火气,将电话放在床头,心里盘算着怎样开口跟女儿谈这个问题。  晚上,女儿放学后,进到房间好久不出来。莲子来到门前,女儿又在讲电话,“好呀老公,周日早九点,老地方,不见不散!”  一团怒火烧掉了莲子的理智,她冲进去一把夺过电话狠狠地摔在床上。  女儿一愣,随即跳了起来,冲着莲子大吼一声:“干嘛,有病呀你!”  看到女儿这个态度,莲子血压直往上升,她的头要炸开了。她抬起颤抖着的手,指着女儿的鼻子质问:“你,你给谁打电话?是不是那个叫雨的小流氓!”  女儿不甘示弱,跳着脚大吼大叫着:“就给小流氓打,你管不着!”  “再说一个,死孩子,黄嘴丫子没褪就知道搞对象,要不要脸了你!”莲子的脸都气歪了,她眼里喷着火整个人要烧着了!  “我没不要脸!谁不要脸谁知道,像个狗特务似的查人家电话”。  莲子气疯了,她扬起手狠狠地给了女儿一个嘴巴。  女儿捂着脸愣愣地盯着莲子,样子像是要把莲子生吞活剥了。这个眼神像锥子一样刺疼了莲子的心。她的心突突地跳着,冷汗直流,整个人像烂泥一样瘫在地板上。  “让你打,把我打死吧,我还不愿意活了呢!讨厌我干嘛生我啊!”女儿哭嚎着把心爱的小猪形的储钱罐摔在地板上。  储钱罐像地雷一样炸开了,一阵稀里哗啦,硬币撒了满地。望着满地白花花的硬币,莲子坐在地板上呆呆地不知如何是好。  十八年来,女儿宝贝似的,捧在手里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了。别说打了,骂都舍不得骂一句。今天这是怎么了!莲子肠子都悔青了,她心疼极了,下意识跳起来想要抱住女儿。可是女儿猛地推开她,跑到卫生间里锁上门不出来了。  坐在地板上,莲子捂着脸呜呜地哭着,她恨自己不冷静,竟动手打自己的宝贝女;也埋怨女儿“朵朵啊,你怎么就学坏了呢!”。  莲子的胃疼得厉害,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弓着腰一步一步往前走。看见马路对面有一家医院,触景生情,十八年前,女儿出生时的情景像放电影一样浮现在莲子的眼前。  阵痛三天了,莲子在医院里死去活来地折腾着,她的脸蜡黄蜡黄的,头发一绺一绺地粘在脸上,汗水顺着头发往下流,流进她的嘴角里又咸又涩。腰疼得像是要断掉了,她直不起身来。阵痛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连喘口气的功夫都不给,莲子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手肘支着床沿不停地呻吟。  医生給莲子做完检查后,吩咐莲子进产房。丈夫抱着莲子刚迈进门槛,莲子觉得自己体内一股热流像打开闸门的洪水奔涌着冲出体内流了一地。  莲子知道,羊水破了,孩子就要生了。  丈夫被医生赶出了产室,莲子孤单地躺在产床上,疼痛使她周身发软,使不出一点力气。  莲子感觉出孩子用力往外冲,巨大的力量撞击着她的小腹,忽然孩子安静了。  莲子听见医生说,孩子的脖子被脐带缠住了,得马上施行剖腹产手术,快找家属签字,否则孩子会有危险。  莲子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害怕使她忘记了疼痛,她冲着医生大声哭嚎起来:“快呀,还等什么呀,快救救我的孩子!快救救她啊,求你们了,别磨蹭了!”  医生看了莲子一眼,安慰她说:“别担心,不要紧张,没事的!”  麻醉师給莲子注射了麻醉剂,手术的男医生不知道用什么东西在莲子的脚上扎了一下,问莲子有没有感觉。紧张焦急下莲子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只是摇头,求医生快给她做手术,别耽误了孩子。  医生刚用手术刀在莲子的小腹上划开一个口子,莲子“嗷”地惨叫一声。原来,麻药还没起作用,腹部生撕活拉地就被切开了,剧烈的疼痛让莲子几乎昏死过去。  医生吩咐护士給莲子注射睡觉针,莲子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莲子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睁开眼睛看见母亲坐在床边,怀里抱着蓝花小被包着的婴儿。脸子看见了那张水嫩粉红的小脸儿,莲子不顾伤口的疼痛,一下子坐了起来。  “这就是我的宝宝?”她急切问母亲:“孩子正常吗?”  母亲笑着点头,“一个非常健康的女孩儿!”  像所有的母亲一样,什么丑俊胖瘦,男孩女孩,这些都不重要,她只要孩子能够健康平安就好!  “朵朵,你在哪里?妈妈只要你平安回来,妈妈不会怨你的,你快回来呀!”莲子在心里念叨着,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也许朵朵已经回家了,还是先回家看看吧!”莲子擦了擦眼泪,加快脚步往家赶。出租屋的楼道阴沉沉的,楼梯又窄又陡,幸好楼道里的灯是亮着的。莲子顺着楼梯往上走,要在平时上五楼并不费事,可今天莲子觉得两条腿有千斤重,她后悔租这么高的楼层了。  莲子想起自己在郊区独门独院的小房子。夏天的晚上,坐在院子里闻着月季花的香气,数着天上的星星,听着小虫在草叶下唧唧鸣叫着,别提多惬意了。  丈夫去世后,莲子带着女儿生活在这里。这里记载着女儿成长的点点滴滴,承载着母女俩生活的艰辛,也满载着莲子对女儿的爱与期盼。  小学毕业,莲子把女儿送到城里读初中。起初寄居在朋友家里,衣食住行都有人悉心照料,莲子只管按时交钱。尽管与女儿相隔较远,有朋友尽心地照顾着,莲子不用多操心。女儿初三下学期面临中考,为了给女儿提供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莲子在学校附近给女儿租了一处房子,双休日过来照料女儿的生活。  初中时,女儿是个多么乖巧懂事的孩子啊。每天放学后,报告平安的电话总是时间打过来,“妈咪,我回来了,晚饭吃得饱饱的,一点都不饿。对了,妈咪,你猜我班有个什么帮?哈哈哈‘呢子帮’!男生们都穿着‘呢子帮’棉鞋来上学。赵明亮的鞋码,排行老大。我们英语老师喊他‘大哥’,赵明亮高声答应了一声‘到’。把我们逗笑了,老师也跟着笑呢!”  电话里,女儿哇啦哇啦不停地说着,莲子插不上嘴,只有听的份了。怕影响女儿休息,莲子不得不打断女儿的时事报告,催着她赶快睡觉,别耽搁明天上学。  多乖巧听话的女儿啊,什么时候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呢!莲子的眼泪涌上眼眶,她想起丈夫,不久前给丈夫扫墓的情景浮现在眼前。  那天是丈夫的忌日,莲子准备了祭品去给丈夫扫墓。骄阳似火,晒得莲子睁不开眼睛,细小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她没打阳伞,将一打烧纸顶在头上遮阳。顺山坡上的一条羊肠小路走上二十几分钟,莲子来到墓地。  墓地在一个朝阳的山坡上,坟上没有杂草和丛生的刺棘,周围是一圈梨树。八月,满树碧绿的叶子在阳光下摇曳,细碎的光透过叶子的缝隙照在墓园的草地上,像是给坟穿上了碧绿的绒衣,上面点缀着的几朵杂色的野花,给寂寞的墓园增添了点生机。  莲子将果品摆放在丈夫的坟前,用树枝在坟前的草地上划了一个大圈。莲子将几张点着的冥币丢在圈外,打发完外鬼,莲子将一打的冥币放在圈子里焚烧着,边烧边喃喃叨咕着:“朵朵爸,莲子给你送钱来了”忽然想到信封上没写丈夫的姓名,墓地里只有丈夫的骨灰,他的亡灵不知在哪儿游荡呢。不知丈夫能不能收到,莲子的心沉沉的,她高声叫着丈夫的名字,希望丈夫能听到,能尽快收到自己给他寄去的冥币。  一阵微风吹过来,火苗转向莲子。纸灰纷飞,一片片灰黑色的纸片像一群翩翩飞舞的小蝴蝶扑面而来直冲莲子的口鼻,呛得莲子直流眼泪。莲子用手背擦着眼睛,擦着擦着,一阵心酸,莲子哭了起来。  女儿周岁生日刚过,丈夫就因车祸去世了。十七年了,自己含辛茹苦把女儿养大,多不容易啊!要是丈夫还活着,就用不着自己这么辛苦了。这是什么命啊,自己年纪轻轻就成了寡妇;女儿刚会走路就没有了父亲!想到女儿,莲子的心直往下沉,这个孩子啊,怎么回事呢!  楼上传来开门声,打断了莲子的思绪。她以为是女儿在开门,不知哪来的劲几步跨上五楼。莲子边拿钥匙开门边喊女儿。室内静悄悄的,莲子扑进女儿的房间,只有书包寂寞地躺在地板上。  失望到了极点了,莲子跪在地板上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她焦急地喊着:“朵朵,你在哪?你快回来呀!妈妈不骂你了,妈妈错了,妈妈等你回来啊!”  莲子给朋友拨电话,女儿在朋友家住了三年,和朋友的感情很好,也许会到那儿去。  “朵朵没去你那吗?她跟一个男孩子走了,现在也没回来!”说完,莲子又后悔了,家丑不可外扬,朋友一定会笑话自己。当初朋友就不同意朵朵搬出去住,这下可落下口舌了!  “朵朵没来呀!”朋友说,“那可得好好找了,听说前几天一个女孩子因为谈恋爱被学校处分了,女孩跳了128大桥,连尸首都没找到,朵朵可别想不开啊——”  没等朋友说完,莲子挂断了电话,她在心里骂朋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要跳你去跳吧!”  朋友的话像刺棘在莲子心上扫过,她不敢往下想,穿上鞋,跑到街上。莲子站在十字路口不知道应该向哪个方向走。她心急如焚,真希望女儿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像小时候那样挽着她的胳膊和她一起回家去。可是,大街上,霓虹闪烁,只有几个陌生的身影从面前匆匆走过。  前面,一个男孩搂着一个女孩的肩头走进一个黑乎乎的胡同。从背影上看女孩身材高挑,梳着马尾辫,怎么看怎么像女儿。莲子不由自主地追了进去。  “朵朵,朵朵!跟妈回家!”突如其来的一声喊,把前面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男孩搂着女孩的手松开了。两人回转身,见莲子披散着头发直奔过来,女孩“妈呀”一声,抓住了男孩的胳膊。男孩挡住了女孩,厉声呵斥莲子,“大半夜的叫什么,不怕招来鬼呀!精神病!”  莲子见认错人了,掉头便走,脚趾头正踢在井盖上。她一瘸一拐地走出胡同,她的心比她的脚要疼百倍。  莲子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遛着,她瞪大眼睛逡巡着。午夜的街道看不见几个人影,路灯闪着凄冷的光。路过一家网吧,里面灯光幽暗,“女儿也许会在网吧里呢”,她推门走了进去。  莲子是次进网吧,她有些蒙,搞不清方位,定了定神,才看清网吧内几个男孩子在上网。  莲子瞪大眼睛,蹑手蹑脚地挨着座位找,没看见女儿;顺着楼梯上了二楼,灯光黯淡,室内闷热。莲子看见左边靠里的位子上,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正在玩游戏;女孩穿着低胸衫,文胸带子都露了出来,她正靠着男孩肩膀边喝罐装啤酒边吃东西,还不时捏一块什么东西塞进男孩子的嘴里。女孩见莲子在看她,斜着眼睛瞪了莲子一眼。莲子赶快转过头去,像是吞进只苍蝇咽不下吐不出。“小太妹!小叛逆!”莲子在心里愤愤地骂了几句,她也说不清是骂这个孩子,还是骂自己的女儿。女儿没在这家网吧,莲子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失望,她下了楼往外走。  一个男孩子推门走进来,莲子满脸堆着笑,小心地问男孩子,“同学,这附近还有别家网吧吗”。男孩子就像没听见,眼皮都没抬径直朝里走去。  莲子讪讪地走了出去,不知什么时候下起雨来,一串串的雨珠落在莲子身上,不一会她周身湿漉漉的了。站在街上,莲子的心就像这雨夜,又冷又潮。莲子抹了把脸上的雨珠,她想,也许女儿已经回家了,此时正坐在餐桌前吃饭呢。想到这,莲子拔腿就往家跑,来到楼下,见女儿房间的灯没有开,她确信女儿还没回来。她的眼前闪过网吧里那个女孩的样子,也许女儿正在别家网吧,也许正和那个雨……莲子不敢想下去,蹲在雨地里大声哭了起来,她的头发贴在脸上,泪水和着雨水顺着发梢往下淌。   共 64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该要怎样医治前列腺增生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治癫痫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