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受难的小槐米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亳州信息港

导读

小槐米一巴掌扇倒了大恶人,抬脚踩了下去。(三千二百劫后,考古学者在距地表五十九万六千七百米深的岩层内发现了一具疑似人类的化石。)小槐米是为民

小槐米一巴掌扇倒了大恶人,抬脚踩了下去。(三千二百劫后,考古学者在距地表五十九万六千七百米深的岩层内发现了一具疑似人类的化石。)小槐米是为民除害了,但不幸的是恶人的师傅现身了。啊!小丫头遭殃了。  魔尊巴扈拉毫无预兆地踏破虚空出现在此界,他虽远在万里之外,却一步跨到小槐米身前,小丫头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拳击飞。“轰。”的一声巨响,小槐米给砸入深深的山体揍的是眼冒金星,未待她清醒过来,便让人家掏了出来,残忍的魔尊攥着小丫头的小短腿好一通乱砸,这片群山就此破碎、崩塌被彻底地夷为平地。也正是由于此战“坠星原”因而得名。  歹毒的魔尊并没有弄死小槐米,他要让小丫头痛不欲生。既然你的躯体如此经的起敲打,那就让你永远敲下去吧。于是乎,魔尊施展出秘术,改变了小槐米的体型。他扩大了小丫头的头,变细了她的身子,并禁锢了小槐米的灵魂,终将之变为一把圆溜溜的榔头。从这一刻起,无畏无惧的小槐米便坠入了苦海,永世难以出离。  “雷鸣锤”现世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立刻在䣁明大陆流传开来。据说,只有这把“天界灵宝”才能铸出真正的神兵利器。一时间,各大势力躁动起来。谁不想威加四海啊!谁不想一统环宇啊!为此,人间爆发了惨烈的争夺之战。八百年后,此宝落入“苍龙圣尊”㣧羝的手上。从此,小槐米的大脑壳便成日于通红的铁块相互碰撞着。每一次敲击,小槐米的灵魂都为之一颤。若不是小丫头凭借着(无比顽强)异常坚韧的意念之力苦苦支撑着。只怕……我不能死。这个混沌的世界还需要有人来拯救,这漫漫长夜里还需要有人来照亮前路。但她为妖法所困,其结果只能是灵力耗尽,终魂飞魄散。  这世上会发生奇迹么?不会!真的不会!可人的命运会因为一次偶遇得以改变。这日,“延真上人”汤耀祖来到隆庆府。他之所以放下修炼,完全是为了重铸那‘蝉翼刀’。码字者顺便提一下,这汤耀祖就是小槐米念念不忘的大脑壳汤汤师兄。可叹这个自出生便被遗弃的孤儿虽起了个被寄予无限希望的好名字,却始终不知道自个的亲生父母是谁。  当汤耀祖感受到那丝极其微弱的气息震颤,一下子就愣住了。是小师妹啊!是顶顶可爱的小槐米啊!那种永世难以割舍的心神牵连纵使再过万千亿劫都无法忘记。  小槐米,你一定要挺住啊!师兄肯定会想到法子的!汤耀祖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可他查遍了几乎可以寻到的所有典籍,求教了所有能够搭的上关系的修真者,却依然未找到破解巫术的方法。就在其一筹莫展时,有人提醒他,既然这个世界是由码字之神所创,那么,规则的制定者就一定能帮到他。的确,当汤耀祖万分虔诚地参拜了圣神后,奇迹当真发生了。神灵是这么开示的‘向西行,遇佛而止。’于是,汤耀祖便打起背包,踏上了漫漫长路。  一千年过去了。二千年过去了。汤耀祖行遍了万水千山却并没有遇到所谓的“觉者”。但他丝毫没有放弃。他坚信,伟大的码字之神不会骗自己。虽然这丫的经常将书中人物整的生不如死,但凭良心讲,人还不算十分的坏。  这日,汤耀祖正顶着烈日前行,突然被道旁开设茶寮的老者叫住了,“这位客官,午间酷热,还请移步过来解解乏吧。”想他汤耀祖身为堂堂“仙师”,岂惧炎热。自个之所以徒步而行,乃是表明一片虔诚心迹。但人家即是好意相邀,那么——坐坐也好。他啊,一路行来,亦是多方留意名山大川,到处参访那些奇人异士,以便从其口中打探出佛陀所在,但却始终难以如愿。这回他虽没报什么希望,可聊些乡间轶事也可稍解心中苦闷。且说,汤耀祖同老者闲谈了几句,见打听不到什么奇闻异事,就放了些许铜钱便欲起身,却不料为老者唤住了。“客观且住,老朽一直在村口牧羊,设这蓬舍非为取利,乃是有感行旅往来艰辛,因而草草建了座茅棚,专门为沿途客人歇脚的。此间,夏天有凉茶,冬日有炉火,另外备了些干粮以及消暑、散寒之物,客人但请自便,小老儿分文不取。”汤耀祖抬眼望去,果间杂树丛内栖着几头山羊。于是,他忙自深深一拜:“老丈慈悲心肠,真让汤某敬佩。”那老者示意汤耀祖坐下,又为其倒了碗茶,摆手笑道:“客官那里话来,老朽经年吃斋念佛,举手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亦是应该的。”二人叙谈间,老者突然问道:“老朽观小兄弟眉宇晦暗,莫不是碰到了为难之事。”汤耀祖满腹愁苦,如今被人一语道破岂不心惊。他忙按捺住心中狂喜试探道:“原来是老神仙示现人间,汤耀祖肉眼凡胎轻慢了真神,还望尊圣赎罪。”那老者笑道:“客官说笑了,小老儿枯坐在此,就爱和人瞎聊。这出门在外的人那个没有难处呢?”汤耀祖接过话头叹道:“老丈说的是,像我等漂泊之人,似浮水之萍,无有依止。这心中的苦楚,真是……真是,不知如何向人道来。”那老者奇道:“老朽观小兄弟仪貌堂堂,一身正气,不似那求名为利之辈。想来是报国无门,有志难酬吧?唉!小老儿早年亦读过书,也出任过微官长史,但这世间污浊以久,又岂是一人可以改变的!后来啊,老朽心冷了,便皈依了佛门。汤耀祖越听越觉得这老翁高深莫测,复又试探道:“老丈尽观世事,见识不凡。敢问这世上当真有仙佛之说?”那老者凝神望着汤耀祖良久,方开言道:“小哥为何有此一问?”汤耀祖心知到了紧要关头,忙起身诚心跪拜:“小妹身遭磨难,非神灵不能搭救。还望老丈垂怜!”那老翁慌忙搀起汤耀祖,开言道:“令妹若是患了疾疫,小老儿到可介绍一位岐黄圣手。此人叫郑崇义,于老汉是表亲,他擅疑难杂症,只肖小哥把令妹带来,我保管药到病除……汤耀祖极力忍住蹦起来踹人的冲动,十分为难地说道:“不瞒老丈,小妹并非染疾,实乃是遭人算计,种了那巫咒之术。紧接着,汤耀祖便将小槐米的情形大致讲述一番。那老者听罢脸上尽是骇然之色,口中喃喃道:“‘巫咒之术’,小老儿原以为那只是游方左道的无稽之谈。却不料……竟真有此事。汤耀祖见老翁甚是惊惧,忙催问道:“原来老丈听闻过此阴毒术法?”那老者平复了一下心绪又开言道:“去冬,有个番僧染了风寒在舍下将养了月余。我二人脾性相投,那是无所不谈。他知老朽闲来爱唱鼓词,专门讲了许多异域趣事,其中便提到极北之地有个魔头擅长这禁魂术,他们称作‘芦挱粣棃’,凡是有谁遇到不测,灵魂被封印、禁锢,将永世难以出离。汤耀祖闻言,一把抓住老者的手臂追问道:“这位大师有没有提及那破解的法子?”那老者沉思一下开言道:“这番僧说,寺庙的经卷上记载,蟿蒟笪国有位公主迦谛苏怛途入鬼林,不幸种了此咒,后来求到寺中,我派金刚上师‘无尽藏大菩萨’动了哀愍之心,他上的雪山,破了邪术。”汤耀祖喜道:“还是我佛善力巍巍,降服了魔怨。小可想,这位活佛必是如来兴出,来寻声救苦的。”那老者追忆道,‘当时小老儿也是这么认为的,可那番僧说,上师是传下衣钵后才去的。上师言,‘公主本是当死之人,这人世并无起死回生的法门,若要救她,需的一命换一命。’“老丈是说,这位大菩萨是……”汤耀祖心下一沉便有了种不祥的预感。“不错,上师正是要舍去此身,渡脱邪妄。”那老者说到这里也是唏嘘不已。‘一命换一命。一命换一命。’汤耀祖心里打定了主意,可转念一想,又犯起难来。一者,他不知道这魔头身在何处;二来,凭自己的修为,即便寻见了对方,也只怕是飞蛾投火,枉送性命。那老者见汤耀祖神色不定,显然猜到他心中所想,便询问道:“小哥莫不是要……?”“对!”汤耀祖绝然道。“人间可无我汤耀祖,但绝不能无有小师妹。因为,她是‘清影刀’的传人!”“‘清影刀’!”那老者惊呼道。“对!”汤耀祖昂然道:“‘此心皎然如明月,愿将清影照人间。我二人俱是’潏川派‘的弟子,生生世世都是!”“大伙都说’潏川派早在几千万年前就……没想到?没想到……”那老者闻言竟激动的难以自持。他颤巍巍地举起手臂指向正南那片连绵的山脉伤情地说道:“这七盘岭旁有座‘化刀峰’,据传是潏川弟子陨难之地,乡亲们年年都去祭拜呢!”汤耀祖听到老丈提到‘化刀峰’心中悲愤不已。他凝视着烈士的埋骨之地,回思着那些义慨之士奋死投命,共拯危溺,心潮澎湃下不觉傲然道:“父老们请放心,潏川派永远不会亡!他(她)们一直都行走在这世上,今天如此!将来亦是如此!”那老者见了潏川派的少侠自是喜不自胜,他立刻邀请汤耀祖到家里做客。汤耀祖本来就有求这位‘老神仙’,那有相据之理。他假意推脱一番,便急不可耐地随着老丈回到了小山村。  当晚二人把酒畅谈,期间,汤耀祖又细细询问了有关那巫咒之事。那老者说,‘番僧辞别时将一枚宝珠赠于自己这个‘有缘人’。据番僧讲,宗师去时,曾分出元神凝为这枚宝珠,专门留于后人以备不测。并言明,若那魔头再现,便吞下此珠,以佛陀无限之大愿力渡化其人。汤耀祖喜道:“莫非,只要吞了此珠便能了却大师的心愿。”那老者摇首道:“没这么简单,这魔头每过五百年便要换一具新肉身,常言道’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巫咒之术对己身危害极大,他若不经常采取夺舍之法,焉能严护魔躯呢?”“如此说来,此珠能强化他人的血肉。”汤耀祖一下子看到了解救小师妹的办法。“不错。此珠便有此神效。那魔头到了一定时候就要寻觅心仪的肉身,只要你肉身足够强横,他必会想方设法地占为己有。这也是可以灭除他的方法。”汤耀祖拿着老丈送于的珠子,口中虽没有说什么,但目中却泛起了一抹温情。  是夜,汤耀祖登上了‘化刀锋’他再一次看了眼明月朗照的大地,然后举步而去。  小槐米得救了。她来至‘陨星原’,见到石上刻着二个人。那个稍微大一点的孩子是汤汤师兄,而小不点呢?是自个。她行至‘七盘岭’,见到峭壁上有一幅画,那个喜笑颜开的小姑娘是自个,而苦着脸的‘大个子’是汤汤师兄。  注:码字圣神是创造世界之神,是缔造宇宙之神,而码字圣殿更是写手的诞生之地。 共 383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对于子宫性不孕你了解多少
黑龙江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指尖上的温柔

下一页:空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