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笔墨迟到的勋章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亳州信息港

导读

农历三月十八庞桥庙会,是我们皮鞋店红火的日子。  这天晌午,订做皮鞋的顾客刚散,忽然听见一连串“笃笃笃”的脚步声响。抬头看时,一个少了一条

农历三月十八庞桥庙会,是我们皮鞋店红火的日子。  这天晌午,订做皮鞋的顾客刚散,忽然听见一连串“笃笃笃”的脚步声响。抬头看时,一个少了一条腿的高个子老大爷,用胳肢窝拄着双拐,脚穿一只陈旧的高筒翻毛马靴,走进店来,高喉咙大嗓门喊道:“丁师弟在家吗?”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爷爷三步并作两步从里屋跑出来,双手紧紧拉住来人:“哎呀师兄,想死老弟了!今年身体可好哇?”  “好,好,壮的像头雄狮子。这把老骨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贱命一条,可它就是结实。”  二人欢声笑语走进里屋,来人从背篓里拿出一壶山里人家酿的苞谷酒,又掏出几把自己晒的柳叶尖黄烟,另加几包西山里特产红枣核桃干辣椒,摆了满满一桌子。爷爷也不客气,照单全收,吩咐我们:“你邓爷爷隔河渡水下山一趟不容易,去,把那只不下蛋的老公鸡宰了,俺师兄弟今天不醉不归!”  饭时,两个七十开外的老头子,就像孩子过家家,大杯倒酒,大块朵颐,你一杯我一杯直喝得满面红光。  丢下碗筷,邓爷爷趁酒气脱下那只足有尺半的特号马靴,呼喝:“一年就赶一个集,专找你钉鞋来了。”  我家祖辈经营鞋业,爷爷年轻时跟随舞狮班流落到此,改行学钉马掌,南来北往的马队无人不知丁家马掌铺的名号,后来战乱平稳,爷爷马上改行做了补鞋匠。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父亲和我子承父业,也算门里出身吧。  爷爷岁数不饶人,不久前害过一场大病,许久不做活了,今天却一反常态,翻腾出他的旧家什,二话不说,叮叮当当干起来。钉完,邓爷爷要回山里,爷爷挽留:“几十里地,翻山越岭的,明天走吧!”  邓爷爷哈哈一笑:“蹬倒山的绰号谁人不晓?别看当年小鬼子留给咱一条腿,扑跌翻滚跳,功夫不减当年哪!”双拐一点,新钉的铁掌当当作响,风风火火往西山方向走去,走出老远,忽然回头对爷爷喊一句:“老伙计,等着啊,明年三月十八见!”  爷爷招手,我看见两滴老泪从他布满褶皱的脸颊淌下来,我知道,老人家已经到了肺癌晚期,估计吃不到今年的新麦了,可今天故友相聚,难得开心,家里人没有拦他吸烟喝酒。  五月初,爷爷病重,他躺在病床上郑重其事嘱托父亲:“爹我……怕是打不过去了……有一件未了的心事……明年三月十八……你替我给你邓伯伯钉鞋掌……一定啊……”  在爷爷坟前我问父亲:“邓爷爷是谁呢?到底和爷爷什么关系?”  父亲一脸凝重,讲了一段爷爷的过去。    一九四五年春天,日本鬼子集结五个师团和骑兵第四旅团七万多人,发动南阳会战,继而猛攻战区和第五战区结合部,两边策应中间偷袭,企图夺下抗日重镇老河口,达到威胁重庆的战略目的。守卫南阳的国军一四三师在上将刘汝明和师长黄樵松的率领下奋起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向邓西山区突围。日寇骑兵第四旅团二十联队马踏连营紧紧追来,联队长西泽未俊大佐号称“天皇神驹”,在侵华战场上纵横驰骋,马刀上沾满了中国人无数鲜血,而一四三师伤亡过半人困马乏,已经成为强弩之末,于是李宗仁命令宛西四县民团正副总指挥丁大牙卢大牙阻击日军,掩护国军渡过丹江。  丁大牙手底下人马三千,在邓西山下连续设置三道防线,自以为固若金汤。道,北起桑树桥南至林扒镇,以小草河为依托,由民团副司令卢大牙全权指挥;第二道,以排子河作为天然屏障,在庞桥到南寨的河套里布置明暗火力网,由邓县团总孟继华亲自把守,内乡淅川民团在两边打策应;第三道,汤山禹山朱连山一线,任务是坚守楚长城关隘,丁大牙亲自坐镇督战。  敌人骑兵来势凶猛,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民团岂是对手?只一个冲锋,卢大牙就抵挡不住,率领残部向南逃窜。鬼子乘胜直取庞桥重镇,马蹄得得冲上桥头,只见钢盔耀眼明光,马刀过处血光飞溅,守桥的一群乌合之众早已肝胆俱裂,四散奔逃,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马队冲过桥,马刀随意起落,滚瓜切菜一般,不费吹灰之力瞬间占领了山镇庞桥。  西山门户大开,鬼子长驱直入,而刘汝明残部尚未完全渡河,半渡而击之,兵家之大忌;再者,从邓县城撤进山的难民和学生大部分躲避在后山之中,如果鬼子得手,后果不堪设想。丁大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请求战区火速增兵支援,然而到处都有鬼子在进攻,李宗仁手里无兵可派,即使派出卫队,这时候也远水解不了近渴。  日军先遣部队进山来了,先架起迫击炮轰击民团阵地,再派出骑兵横冲直闯,前山防线不到半天就被攻破,楚长城保卫战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丁大牙双目赤红,咬牙切齿向民团训话:“宛西拿枪的弟兄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在我们身后,有血战南阳撤退下来的功臣,有成千上万躲避老日的百姓和学生,老百姓平时供养我们,就是要我们在关键时刻保护他们!现在,和鬼子血拼的时候到了,阵前牺牲名垂千古,掉头逃跑也是鬼子的活靶子,坚守楚长城,与日寇背水一战,也许能够置之死地而后生!”  与此同时,但见山下尘土飞扬,数百敌骑眨眼间已到城墙脚下,人喊马嘶,高扬的马刀寒光闪闪,分外摄人魂魄。  丁大牙下令:“开火,狠狠地打!”  然而,楚长城上的枪声却稀稀落落,许多人吓得举不起枪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从阵地后方跑上来一个舞狮的戏班子。领头人邓道山,那年二十挂零,高个头,宽脸膛,生的膀大腰圆八面威风,尤其他的一双超乎常人的大脚板,足有尺半,脚踏山石咚咚有声,上山踢死虎,下山踩死狼,江湖人称“蹬倒山”。他幼年投师武当,练就一身南拳北腿的功夫,出师以后为讨生活参加了南阳花会成立的舞狮队,表演时能模仿真狮子的看、站、走、跑、跳、滚、睡、逗毛等动作,活灵活现,惟妙惟肖;还能展示越高桌、梅花桩、隔桩跳、亮搬造型、三百六十度拧弯、前空翻、后空翻、云里翻等高难动作;走盆地,下汉口,闯荡江湖,马上成了花会里的头牌台柱子。这时候舞狮队随着难民“跑老日”躲进西山,本想过河入川讨一碗饭吃,但所有船只被国军征用,一时半刻走不了。听说日本骑兵追过来,民团已经抵挡不住,难民群里早已哭声震天,蹬倒山忽然来了一股英雄气概,向队友们说:“求人不如求己,等救不如自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鱼死网破。狮子是百兽,大小牲口见了都会惊慌失措,传说鬼子的马队厉害,哪有战马不怕威武的雄狮?大家愿不愿随我阵前破敌,为民团反攻创造一个良机?”话刚落音,其他九名扮演狮子的年轻艺人热血沸腾,都齐声赞同。于是蹬倒山吩咐舞狮队按部就班,敲锣的敲锣,打鼓的打鼓,击钹的击钹,十名扮演狮子的演员两人一组,穿上道具一同出场,俨然窜出来五头金黄毛色的“雄狮”!  蹬倒山对丁大牙和民团守丁们喊:“老总们不要惊慌,鬼子也是人,也是爹生娘养的肉身子,一颗子弹也能把他打个对穿。我和舞狮队冲下去吓退鬼子的东洋马,请你们随后跟着接应!”  一摆头,吆喝一声:“伙计们,走起来!”顿时锣鼓喧天,十名勇士组成的五头“金毛雄狮”早已从石长城缺口处纵身跳下,迎着敌人的战马冲去!  狮子是草食动物与生俱来的天敌,东洋人的高头大马可以驯服的不畏枪炮,但忽然看到一群张牙舞爪的“狮子”,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回头便逃,任日本兵拼命勒缰也无济于事。前面的马队乱了阵形,与后面的马队相互冲撞,狭窄的山道上,乱成了一窝蜂,日本兵溃不成军,被掀翻落马者不计其数。马嘶声,呵斥声,被惊马践踏的哭叫声响彻山谷。  蹬倒山一击成功,立刻信心百倍,向身后的队友招呼一声,带着搭档率先冲入敌群,施展舞狮绝学鸳鸯连环腿,见马踢马,见人踢人,犹入无人之境,接连踢死几个落马奔逃的鬼子骑兵。看见鲜血,他越战越勇,飞身上前,直扑敌骑大佐西泽未俊。西泽未俊看见一头“金毛狮王”飞奔而来,慌忙丢了坐骑抽刀迎战,其余的日本兵回过神,也纷纷丢了马缰,扬起马刀,团团围住舞狮队展开攻击。  舞狮,每头狮子必须有两个人合作表演,一个舞头,一个舞尾,狮头内可以藏着兵刃作盾牌使用,进可攻,退可守。掌狮头和掌狮尾动作配合必须默契多变,需要练到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才能首尾呼应浑然一体。  面对凶狠残暴的鬼子,蹬倒山面无惧色,他从地上捡起一把马刀,左手摘下狮头当做盾牌,吆喝一声:“后空翻!”搭档立即托起他的后腰,他借力凌空连环踢出两脚,冲在前面的鬼子应声倒地。接着叫:“侧踢!”腰身一扭,带动搭档飞起狮身,两人一连踢翻好几个鬼子。  此时,舞狮队已经被敌人分割包围,乱刀齐下,后面的队友一个个为国殉难,鬼子兵一起朝蹬倒山两人围拢过来。  蹬倒山眼都红了,他用马刀接连逼退西泽未俊的凌厉攻势,但身后的搭档却赤手空拳,需要他分心去保护,他只有不停地旋转、旋转……叮叮当当声中,他已经有点力不从心,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淌下来,一滴、两滴、三滴……  西泽未俊卖个破绽,挥刀抢上,一招“童子拜观音”迎面劈来,蹬倒山下意识横刀去挡,但这只是一个虚招,西泽未俊却刀走偏锋,向他身后的搭档凌空劈去!撤刀已迟,眼看他的搭档就要命丧当场,蹬倒山突然飞起右腿,迎着敌人的刀锋踢去……  到了这个时候,楚长城上的一群看客才缓过劲来,丁大牙命令民团趁乱发起反击。  ……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敌酋西泽未俊被舍命一击的蹬倒山剁掉了右手,日本骑兵第四旅团二十联队被打得人仰马翻丢盔卸甲,一口气退回邓县城固守待援。丁大牙卢大牙荣获战区特别嘉奖,宛西四县民团声名大振。  蹬倒山却失去了一条右腿,从此结束了舞狮人的生涯,孑然一身留在西山深处,发誓一辈子在这里和八位战死的兄弟不离不弃。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听到此信,深受感动,亲自派贴身参谋给他订做了一只四十九码的牛皮马靴。  而他的搭档,掌狮尾——我爷爷,在乱军丛中保全了性命,花会解散后,流落到山镇庞桥开了一家鞋匠铺。  蹬倒山的那只马靴,很少舍得下地。但是,每年农历的清明扫墓和十月一祭坟,他必须穿在脚上去给队友送纸钱;还有就是每年的阳历八月十五日,他一定穿着马靴到当年的战场上去走一遭,重温自己当年的英雄气概;再就是穿着它去赶庞桥三月十八的庙会,顺便让师弟给马靴换个新的鞋掌。    转眼又是一个三月十八,一大早,父亲就站在门口往西张望。天快晌午,忽又听见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笃!”“笃!”“笃!”抬头一看,邓爷爷已经走进店来,他兴冲冲仍朝里屋喊:“师弟在家吗?”声音洪亮,依然中气十足。  父亲赶紧迎上去,亲亲热热叫道:“师伯,屋里请坐。”  邓爷爷眼中闪过一丝不祥的光影,诧声问:“你爹哪里去了?”  父亲低下头,眼睛红红的,哽咽着回答:“家父去年就走了!”  邓爷爷激灵灵打了一个寒战,险些站立不稳,顿半天才低沉说道:“孩子,带我去送送他。”  爷爷的坟头,已经荒草萋萋。邓爷爷从背篓里拿出一壶苞谷酒,拧开盖塞,咕嘟咕嘟倒在爷爷坟前,突然单腿跪地痛哭失声。他说:“师弟啊,咱南阳花会舞狮班就剩我一个人了。想当年我带大家出来讨口饭吃,却把你们一个个留在这里,到处黄土都埋人,你一路走好,去给兄弟们传个口信,说我蹬倒山这辈子对不起大家。解放以来,没有人承认你们的功绩,但在我心里你们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相信有一天,人们会记得你们,历史不会忘记烈士!”  回头,父亲给邓爷爷钉了新鞋掌,我拿起来一看,这是一只什么样的老古董啊:千疮百孔,补补连连!我发誓到来年三月十八,一定给老人家做一只新款新料的新鞋子。    又是一年一度的三月十八,我把做好的新马靴包装停当,准备给邓爷爷来个惊喜。等啊、等啊,到天黑也不见他的人影。  以后许多年,树叶青了又黄,黄了又青,邓爷爷再也没有露头。  父亲不时打听消息,山里人说:“你问那个蹬倒山啊,出了名的犟筋头,种了一片树,守着几座坟,搭个窝棚就住那里。楚长城要发展旅游区,开发商打算在那坟地建楼群,他说什么也不让,人家给他来硬的,嘿!八十开外的老人动起手来可不是吃素的,单腿双拐,腾跃敏捷,把几个黑道打手踢得哭爹喊娘,愣是没人近得了他的身。  “前年河南掀起平坟运动,村里就拿蹬倒山开刀,挖掘机开到坟地前,老头子四平八稳坐在坟头上,不吃不喝,和平坟工作队对峙了几天几夜。乡村干部和派出所长骂他是丁大牙留在西山的特务分子,专和政府对着干。又说,即使坟地里的死人为抗日捐躯,那也是替国民党反动派抗日。蹬倒山当场气的口吐鲜血,从此一病不起……”  直到去年三月十八,从新闻联播里听见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为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和迎接九·三阅兵庆典,两类国民党抗战老兵将一次性获五千元生活补助。分别为抗日战争时期在国民党军队服役,后在解放战争中起义、投诚编入解放军序列的在乡复员军人和参加过抗日战争,后回乡务农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此外还包括抗日战争时期的在乡复员军人和残疾军人及移交政府安置的抗日战争时期军队离休干部、无军籍职工。  看到许多抗日老战士上了新闻镜头,我喜出望外,专程进山去向邓爷爷报喜。  到他居住地询问,村人说:“开春就死了。人老了,爬不动了,偷树贼盗伐了他的树,开发商平了他的坟,老人家急火攻心,一口痰没上来,咽了气。孤寡老人,没儿没女,死得那叫鸦雀无声啊!村里人凑合买一口薄棺,随便挖个坑,胡乱将他埋了,陪葬品只有那只逢年过节才舍得穿一天的旧马靴。”  我回来告诉父亲,父亲哭了,对我说:“蹬倒山比你爷爷大一岁,享年应该是八十九岁吧!”     共 52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隐睾的术后护理方式
昆明癫痫好的研究院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家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