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梁寡妇开店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亳州信息港

导读

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农村开始实行分田到户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此,中国大地上便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地处长江边上的农丰大队,也被这股春

一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农村开始实行分田到户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从此,中国大地上便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大幕。地处长江边上的农丰大队,也被这股春风吹起了涟漪。春江水暖鸭先知,在这改革开放的队伍中,总会有一些先知先觉的人。农丰大队的梁寡妇,就是这支队伍里的代表之一。  梁寡妇是农丰大队十小队的社员,那年她三十刚出头。人长得一般,论身材呢,个子倒是有一米六几,可就是一个水桶腰;论相貌,还说的过去,圆嘟嘟的脸、水汪汪的大眼睛、鲢鱼嘴巴薄嘴唇,嘴大吃四方,还真是既能吃又能说的;让她骄傲的,就是那身上的皮肤,虽然是个农村人,天天在那太阳底下晒,可依然白皙如纸;特别是她那大胸脯,就像两座洁白的雪山,傲人挺立;挺胸撅腚的,一看就是个性欲强,也能干事的女人。  自从两年前,她丈夫在长江里游水被淹死之后。留下一对儿女,大的七八岁,小的五六岁,都刚开始上学,就她一个人带着。她是既要当爹又要当妈,干完地里的活,又要照顾孩子们,忙的她是连腰都直不起。遇到家里少了盐缺了酱油什么的,还要跑几里地,去大队部的供销社才能买到,来回得一个多小时,很不方便的。  梁寡妇虽然是生在新中国,可从小因为家里姊妹多,她是一天学也没有上过。就是扁担倒在地上,她也不认识是个“一”字。就这么一个人,她的心算能力和心窍主意却多得很。她早早地就盘算着,要是自己能在家里开一个店该多好。这样既能方便周围的乡亲们,自己也能增加一点收入,两全其美的。只是搞集体的时候,政府把这种做法叫着走资本主义的道路,是犯政治错误,那是要被割尾巴的。现在改革开放了,虽然还没有人提起,农村人可以经商办店,可这也就是一个迟早的事。所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要想比别人富的快,就得事事干在别人的前面。于是,她暗下决心,自己开店。  一个寡妇带着两个孩子,整天就在这地里忙进忙出的,除了搞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外,就是再有能力,也没有多少积蓄。梁寡妇手里拿着几个捉襟见肘的钱,想了想,还是先从小本生意做起,慢慢来。于是,她便从大家平时急需要用的盐、酱油、针线,小孩用的铅笔、本子和爱吃的糖果之类的小东西,开始卖起。  她的本钱有限,加之也没有时间去公社、区里、县里进货。于是,梁寡妇就找大队部的供销社,让他们给自己批发。她把自己的想法,讲给供销社的黄经理听了之后,黄经理也很支持,同意给她优惠。只是嘱咐她,这事上面还没有政策,还不能大张旗鼓的干。就这样,她就隔三差五的,悄悄提着一个篮子到供销社去批货。批回家之后,她也只跟几个信得过的人讲,让他们以后买东西,就到自己家里去。    二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梁寡妇开店的事,很快就被生产队的吴队长知道了。那个时候的男人,都不愿意往寡妇家里面跑的。寡妇门前是非多,只要你一踏进人家的门,立马就会风言风语四起,那真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都是屎的,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哪像现在的男人,一听说哪里有寡妇,那是挤破头了的往人家里跑,就怕自己的腿短,跑慢了。  开店,可是走资本主义的道路,那是涉及到政治问题,上面追究下来,生产队长是要承担责任的。吴队长是快五十的人,担任生产队的队长已经五六年了。此刻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乘中午休息的时候,他到梁寡妇的家里去了。  “小梁,听说你在家里开店了?”吴队长进门就问梁寡妇。  “哪有?没有的事!”梁寡妇一边答着一边去给吴队长倒水喝。  “你在家里开店,那可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犯政治错误咧!要是让上面知道了,搞不好,你我都会去坐牢的哦!”吴队长边接过杯子边对梁寡妇说。  “这个我知道!”梁寡妇回。  “队里人都说你开店了,不行,我得看看才放心!”吴队长说着,就推开了梁寡妇的房门。  里面一大堆的盐、酱油、针线、笔、本子和糖果之类的东西,吴队长一看,惊呆了。“你你你!”他一边指指这些东西,一边指指梁寡妇,激动地说不出话来。  “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不瞒你了,你就说怎么处理吧?”梁寡妇知道瞒不下去了,就直截了当地说。  “你赶紧把东西给人退了,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吴队长说。  “不行,我开店的事,全队的人都知道了,就是把货退回去,大家还是会说的!这个办法不好!”梁寡妇说。  “那你说怎么办?”吴队长反问梁寡妇。  “怎么办?我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想好。这样吧,你先回去想想,我也在家里想想。等到晚上,你再到我家来,我们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你看这样子行不行?”梁寡妇回。  “那行,这事拖不得,晚上我再来,一定得商量个解决的办法!”吴队长说着,回家去了。  梁寡妇早就听人说过:现在遇到事情,只要研究(烟酒)研究(烟酒),也就过去了。  看来,晚上吴队长再来了,我得弄一桌酒菜,先得把他喝迷糊了,后面的事才好办。梁寡妇还想,要想锁住男人,的办法是让他再跟自己上上床,他就听话了。  梁寡妇早早地就准备好了酒菜。她让孩子们先吃了洗了,就上床睡觉去了。她就独自等着吴队长。  天擦黑的时候,吴队长来了。  “哎呀,吴队长,你啷么这个时候才来啦?!我都等你好久了,饭菜都凉了!来来来,坐坐坐!”梁寡妇一见吴队长进来,是半埋怨半热情地,一边说着一边关好了门。  “家里一堆的事,走不开!”吴队长回。  “那我们先喝点酒,再说事!”梁寡妇说着,便把那些盖着菜的碗,一个一个地揭开。那些装着菜的碗,也一个一个的露出里面的秘密来。青椒炒肉丝、红烧鲤鱼、五香花生……桌上还放着一瓶四川泸州产的红高粱酒。  “还有五香花生呀?就商量个办法,你也整得太隆重了吧!”吴队长一看,桌子上有自己喜欢吃的五香花生。他知道,这花生肯定不是梁寡妇自己炒的,只有供销社才能买得到,就客气地跟梁寡妇说。  “要的要的,你一个大队长次上我家来喝酒,不弄点你喜欢吃的,怎么行咧!”梁寡妇说着,就打开酒瓶,把酒往吴队长面前的玻璃茶杯里倒。那杯子可装三四两的,她仍是把杯子给倒满了。  “你倒这么多呀,这是给我们两个人喝的吗?”吴队长见她倒了一满杯,就问梁寡妇。  “这杯是你的,这里还有一个杯子,是我的!”梁寡妇说着,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也倒了起来。她给自己也倒了差不多二三两的。两杯一倒,瓶子里也就剩下二三两了。  “来来来,我们先喝酒再谈事!”梁寡妇倒完酒,端起杯子对吴队长说。  “好好好,先喝酒再谈事!”吴队长也附和着说。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地喝了起来。  “嗯,这味道正宗!”吴队长喝了一口酒,再用筷子夹了两颗五香花生米,在嘴里细细地嚼了嚼,称赞道。  “味道正宗,你就多吃点。来来来,我们干一个!”梁寡妇说着,举起酒杯跟吴队长碰了一下杯。  “好,干一个!”吴队长说着,一仰脖子,喝了一大口。一大茶杯子的酒,眼看就要见底了。  “来来来,再加点!”梁寡妇一看,赶紧把瓶子里剩下的酒,往吴队长的杯子里倒。  “梁大嫂啊,我跟你说,这在家里开店是很危险的事呀!要是让上面知道了,你我是要被砍头的哦!”显然,吴队长有些喝高了。这会儿,他都不知道自己比梁寡妇大多少,稀里糊涂地就叫起梁大嫂来。  “这个我知道,喝酒喝酒!”梁寡妇知道他开始喝高了,就一个劲地灌着。  “性质很严重哦!”吴队长一边说着,又一仰脖子,就把杯子喝了个底朝天。这一杯下去,吴队长彻底醉了。  “吴队长,吴队长!”梁寡妇上前,死劲地摇他叫他,他都不醒。于是,梁寡妇就把他扶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把他的衣服脱了个精光。自己上床之后,也脱了个精光,就跟吴队长一起睡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吴队长才清醒过来。他起身一看,自己一丝不挂的,旁边还睡着个一丝不挂的,雪白一样的女人。他着实吓了一跳。其实,梁寡妇早就醒了,她在装聋作哑地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行,我得乘她没醒之前赶紧离开,不然就说不清楚了!”吴队长心里这么想着。于是,他便起身穿衣服。  “你上哪里去呀?”梁寡妇突然一把抱住他问。  “回家呀!”吴队长回。  “你昨晚整了我一夜,说走就走呀?那开店的事,我们都还没说明白呢!”梁寡妇抱着他不放地说。  “算我对不起你!好说好说,你继续开店你继续开店,有事我顶着!”吴队长赶紧回答着。  “这还差不多!你快走吧,孩子们要起床了,我该给他们做饭去了!”梁寡妇得到了吴队长满意的答复,便催促着他离开。  其实那晚,吴队长到底跟梁寡妇发生关系没有?这事只有天知地知,梁寡妇自己知道而已。吴队长是彻底喝断篇了的。    三  有了吴队长这堵墙做靠山,梁寡妇的生意开始越做越大。她的本钱不够,就跟供销社商量,先赊一点货,过个三五天的,她就去结一次账,保证不给供销社惹麻烦。梁寡妇还真是说到做到,守信誉得很。  很快,梁寡妇做生意的事,又传到了隔壁的第九生产队。大队的支部书记林书记,就是这个队里的人。其他的人都知道了,自然也就传到了林书记的耳朵里。上面没有明文规定,这样子做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是犯错误,甚至是犯罪。酿成大祸,自己这个当书记的,是要负责任的。  “不行,这得阻止!”林书记是这么想的。  那天傍晚,林书记到十队找到吴队长,询问梁寡妇开店的事。  “没有的事,您这是听谁说的呀?”吴队长一听林书记问起这事,就赶紧否认。  “有没有,你陪我到她家里去一趟,我们把事情搞个清楚弄个明白的!”林书记说。  吴队长没办法,只能陪林书记去了。  “林书记、吴队长,你们来了?正好我们还没吃呢,来来来,大家一起喝点酒!”他们去的时候正是饭口,梁寡妇端出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没来得及吃,顺口就招呼着他们。  “好好好,喝一点喝一点!”乡村干部就是平易近人,吴队长一听到梁寡妇邀请的话,就赶紧回答着。林书记见吴队长已经答应,也不好回绝,就跟着吴队长一起入席。  梁寡妇从自己的商店里,又拿来了两瓶红高粱酒,还有五香花生之类的下酒菜。于是,几个人坐下就开始喝了起来。  “梁大嫂啊,你开店,事先也不跟我们说说。上面没有明文规定,你这可是在走资本主义道路,是要割尾巴的呀!”林书记边喝边对梁寡妇说。  林书记是个当兵的,年纪四十来岁,在部队里就是指导员,退伍也没几年。自从当了支部书记,他的政治观点性依然很强,就怕社员们犯路线错误。这人正直,在农丰大队还没听说有哪个女人,跟他有一腿的。而且人也很随和,吃吃喝喝,跟农民打成一片,他还是做得到的。  “林书记啊,我男人都死了两三年啦,两个孩子我一个人实在是养不活,就想做点小本生意,给他们赚点学杂费。我没想走资本主义呀!”梁寡妇带着哭腔回答着。  “是啊,林书记,她家确实困难。她做点生意,就是为了两个孩子着想,也方便了我们社员。真没想走资本主义的!”吴队长也在一旁为梁寡妇帮腔、说好话。  梁寡妇说的没错,要想抓住男人,就得让他跟自己上上床,他就会处处来维护你,帮助你。这不,吴队长就在林书记的面前,帮梁寡妇说着好话。  “我也知道你们的苦处,可上面没有政策,我们就不能乱来!”林书记依然教训着。  “是的是的,林书记说的对!赶紧给林书记倒酒啊!”吴队长一边回答,一边给梁寡妇使着眼色。  “来来来,喝酒喝酒!林书记,满上满上!”梁寡妇赶紧拿起酒瓶,给林书记倒着酒。  林书记当过兵,倒是有点酒量。可谁知,这吴队长和梁寡妇是轮番地给他敬着酒,他还是趴下了。  “林书记就交给你啦,我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吴队长一看目的差不多达到了,就跟梁寡妇撒着谎说。  “你放心走吧,我会好好招待林书记的!”梁寡妇心知肚明地回着吴队长。  孩子们早已吃完饭,洗了之后就睡了。  吴队长走后,梁寡妇就把林书记扶到自己的床上去了。她把他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也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之后。抱着林书记,就呼呼地大睡了起来。  半夜里,林书记有了知觉。他一摸,身边睡得是一个女人,黑灯瞎火的,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婆娘呢,爬上身就跟她搞了起来。梁寡妇早就醒着,她也不吭声,任由他摆布。一盘完了,林书记又像一头死猪,呼呼地睡了过去。  天快亮的时候,林书记又来了性趣,他又爬上了梁寡妇的身体。这会儿他摸得认真,就觉得不对劲。自己的婆娘瘦瘦小小的,可这个女人浑身是肉。他睁眼仔细一看,是梁寡妇,便赶紧坐了起来。  “你怎么到我床上来了?”林书记问。  “林书记,你断篇了吧?这可是我家哟,你怎么上得我的床哦?我倒想问你咧!”梁寡妇反问道。 共 60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脑外伤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标签

上一页:梦里飞雪

下一页:一个人的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