亳州信息港

当前位置:

粮食收储进退两难

2019/07/12 来源:亳州信息港

导读

粮食收储进退两难葛爱峰 林晓 郑州、北京报道5月23日,国家临时存储油菜籽政策出台,油菜籽进口价格应声每吨涨了600元,让国内许多食

粮食收储进退两难

葛爱峰 林晓 郑州、北京报道

5月23日,国家临时存储油菜籽政策出台,油菜籽进口价格应声每吨涨了600元,让国内许多食用油企业叫苦不迭。

为保护农民利益、保证食用油市场供应和价格基本稳定的国家临储收购政策,并未全部让农民受益,反而“补贴”给了国外供应商。据农业部统计测算,年4年间我国因为临储收购,进口企业额外支出了50亿元人民币,而这部分成本,终体现在食用油的涨价中,由国内消费者买单。

“因为临储和托市政策,国内外农产品价格倒挂的问题,确实扭曲了市场价格,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油菜籽,稻谷、小麦、白糖、棉花等都面临着同样严重的问题。”一位不愿具名的粮食专家表示。

扰乱市场?

从2004年开始,我国粮食产量连年丰收,粮食价格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为了稳定市场粮价,避免重蹈谷贱伤农的老路,国家于2004年提出,必要时由国务院决定对粮食主产区的重点粮食品种实现收购价格。

在粮食收购政策背景下,国家在近几年连续大幅提高稻谷、小麦收购价,同时,还大幅提高了玉米、大豆的临时收储价格。受此影响,国内市场上的粮食价格呈现出持续走高的态势。

托市收购将国内整个市场价格抬高,但是随着与国际市场价格差的扩大,进口量越来越大,国内市场免不了受到冲击而价格波动,在农产品价格波动过程中,中间的收储和加工企业库存成本大幅增加。

由于价格差比较大,在云南和广西边境地区,大米走私开始流行,甚至很多来自江西、安徽等省份做大米生意的客商也往内地市场倒运大米。一位大米加工企业老板诉苦说,“目前全行业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做得越大赔得越多。”

进口大米在拉低市场价格的同时,传导效应正在发酵,市场低迷一方面导致大米加工企业不敢扩大收购,停工待产现象越发普遍。另一方面厂家压低稻谷收购价格,终种粮的农民利益受损。

中国棉花每亩单产在全世界,但实际情况却是,中国的棉花价格成了全球贵。收储造成的国内外棉价差给国内的棉纺织企业带来巨大压力,去年甚至出现过从巴基斯坦进口的棉纱比国内棉花还要便宜的情况。

上述如此巨大的价差,严重影响了中国棉质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以及棉纺织产业链的稳定运行,行业整体陷入低迷,一些棉纺企业不得不被迫停工。

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王天凯表示,如果这种巨大差价维持下去,可能要有50%左右的棉纺企业停产,那纺织竞争力终没有了,棉农的收入也会受损。

收储还是垄断?

以中储粮为代表的国有大型重要骨干企业,担负着国家粮食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但5月29日,数十位来自河南周口的粮食系统基层粮库负责人赶到河南省粮食局进行投诉,而投诉对象直指中储粮。

周口是河南产粮大市,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市,有良田1280多万亩,粮食年产量150亿斤左右,约占河南省的1/7。由于中储粮对2013年河南小麦托市收购库点依然按照2012年库点分布和数量执行,让这个产粮大市的基层粮官们为今年的托市收购很担忧。

“中储粮按照去年的收购库点执行,这个办法行不通,去年的基层库点因大多已无空库进行收储,这不是明摆着不想让我们收储吗?”周口沈丘的一位粮库负责人表示,去年的执行库点本来就分布不合理,没有有效解决农民“卖粮难”问题,而今年类似这样的问题将更加严重。

对于与河南民营粮库一样被排除在托市收购之外的部分粮食系统基层粮库也心有怨言。一位基层粮库负责人认为,造成目前农民卖粮难的原因是“中储粮垄断市场的心理在作怪”。

一方面,中储粮系统不惜重金建设自己的直属库。另一方面,改制后的国有粮食购销企业不少粮所、粮库闲置。粮食行业从业者孙晓明说:“中储粮四处买地建仓、收购点,形成了重复建设和资源的再度浪费,也造成中储粮等和地方粮食购销企业明争暗斗,争抢粮源,干扰粮价。”

一位不愿具名的粮食专家向《华夏时报》表示,去年已将民营粮库排除在托市收购之外,而中储粮极有可能会逐步将其他类型粮库也“挤出去”。

改革要趁早

粮食收储政策如今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国内粮食价格已经高于国际粮食价格,今后继续提高收购价格和临储价格的空间逐步缩小,以提高粮食收购价格来保证农民增收的途径难以持续。同时,作为“百价之基”的粮食价格,如果继续过多过快上涨,势必带动食品等一批生活必需品价格的上涨,这将影响到物价总水平和城市居民的生活。为此,粮食收购价政策亟须改革。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表示,以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为重点的粮价支持政策已经到了亟待调整的重要关口。今后若继续实施现行收储政策,将可能带来的后果是:粮食进口持续大幅增加;政府粮食调控陷入“国家收储-进口增加-国家增储”的不利局面,财政负担不断加重;粮食市场被严重歪曲,粮食市场化改革功亏一篑;突破WTO承诺的黄箱约束水平,受到国际规则的挑战。

程国强表示,粮食管理体制和政策亟待调整和完善政策设计,重构基于市场导向的种粮利益保护机制。探索实行对粮食市场扭曲较小的差价补贴、稳定价格带等,逐步替代收购价和临时收储措施;推行种粮收入保险制度,彻底根除扭曲市场的政策因素。他建议可以首先采取两个步骤:一要改革政策,停止实施现行托市政策,采取不扭曲的支持政策;二要调整职能,重构粮食管理机构。

一位从事粮食生产、经营的受访者认为,希望能够完全放开国内粮食和农产品价格,让国内企业公平地参与全球竞争。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也指出,为我国的粮食市场创造一个良好的公平竞争环境是当务之急,只有如此中国的粮食加工水平才能得到真正整体提升。

有赞微商城登入
实体店营销方案
微信小店小程序怎么发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