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外媒评希望的另一面将怀旧范儿进行到底

2018-11-08 10:40:47
外媒评《希望的另一面》:将怀旧范儿进行到底 《希望的另一面》用极简、古怪的复古风引发观众好感 搜狐娱乐讯(来源:《综艺》 编译:麦咪)电影技术的进步常常让我们感到疲惫,这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我们对上世纪90年代电影的怀旧。这也是为何阿基-考里斯马基的《希望的另一面》可以用极简、古怪的复古风引发我们的好感。考里斯马基的状态其实依旧停留在几十年前,他的《列宁格勒牛仔征美记(1989)和《火柴厂女工》(1990)都是伟大的电影作品。不过,考里斯马基多年来始终没有改变的还是他的影像风格:静态摄影,廉价照明(拍摄现场仿佛只安装了100瓦的灯泡),严肃的人物总是不苟言笑,长镜头仿佛永无止境。 《希望的另一面》是继《勒阿弗尔》之后推出的“欧洲港城三部曲”的第二部,围绕的核心是欧洲的难民问题。影片在赫尔辛基拍摄,在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里,一切又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城市风貌依旧精致,但显得有那么一点怪诞:人们坐在办公室前面用手动打字机工作;有人在厨房里掐灭香烟,那画面看起来就像是黛安-阿勃丝(美国新纪实摄影重要的代表人物,对社会主流人物和边缘人的两面性做了深入探索,1971年自杀。)的摄影作品;餐厅酒吧里售卖沙丁鱼,画面中只有光秃秃的墙壁、几张桌椅,和一张吉米-亨德里克斯(美国吉他手、歌手、作曲人,被公认为是摇滚音乐史中伟大的电吉他演奏者)的肖像画。这样的景象哪里像是赫尔辛基?难道是考里斯马基刻意拍成这样的?大概是两者兼而有之吧。 《希望的另一面》核心是欧洲难民问题  1996年,阿基-考里斯马基以《浮云》在戛纳电影节获得评审团特别奖;2002年,情感片《没有过去的男人》成为考里斯马基的代表作,在戛纳连获评审团大奖和普通评审团奖;2006年,他的芬兰三部曲的完结篇《黄昏中的灯光》再次杀进了竞赛单元,2011年的《勒阿弗尔》又一次角逐金棕榈。考里斯马基在柏林电影节却始终没有被邀请到主竞赛单元参赛,从1990年到1999年,阿基曾在柏林的新电影论坛单元获过四个奖的鼓励,但直到这部《希望的另一面》才是他首次角逐金熊大奖。《希望的另一面》将复古的基调进行到底,甚至可以说,它就是一部考里斯马基版的吉姆-贾姆许电影,和大卫-林奇、托德-索伦兹的风格也有那么一些神似。不同的是,片中让当地的乐团演奏一些原创摇滚音乐作为点缀,让人十分提神,它将优雅和狂野之风紧密结合在了一起。 电影用十足的艺术范儿去反对歧视外来移民的偏见  这部影片将几个人物巧妙地连接在了一起,让他们产生交集,并彼此碰撞,而其中关键的角色,是一个名叫哈立德-阿里的叙利亚难民。他躲在一个运煤船上逃过了阿勒颇的奴役,他试图在赫尔辛基寻求到法律庇护。影片开场,我们看到了煤船上的阿里,他灰头土脸十分狼狈,面对他的是冷漠的移民局官员,对方说,他没有办法待在这里,很快将会被驱逐出境。 《希望的另一面》主创亮相柏林电影节  阿里显然没有屈服,他成为了一个地下餐厅的成员。这家餐厅名叫“金色品脱”,老板威克斯多曾是一个推销员,倾销掉了3000件衬衫而寻求新的生活。这个角色就像是50年代B级片里的联邦调查局特工,他看上去非常不近人情,嘴上说“我这个人没什么朋友”,但心眼儿却不坏——他给员工发工资。哈立德-阿里在这里被光头恶霸欺负,但他依旧在“金色品脱”里勉强求生,因为这里没有人在意他来自哪里,也没有人会去核实他的假身份证。 《希望的另一面》看上去像是一部波兰的“进步”电影,用十足的艺术范儿去反对歧视外来移民的偏见,但故事到底还是太过圆润,阿基虚构了一个故事,让受害者变得具有圣洁的英雄特质,并未将残酷伤害进行到底,在审美意识和道德选择方面,规避了更肮脏的东西,这也使得阿基成得以继续做一个成功的有那么一点闭门造车的艺术家。
红油大棚香椿苗多少钱
梨树苗批发
M9T337苹果苗多少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